<menu id="omyas"></menu>
<xmp id="omyas">
首頁>檢索頁>當前

如何讓青年人才安身安心安業

發布時間:2022-04-12 作者:楊宇 惠娟 楊勻 賈文穎 趙冰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黨和國家歷來重視、珍愛人才,特別是青年人才。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青年和青年工作,多次寄語廣大青年。2021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發表重要講話強調,要造就規模宏大的青年科技人才隊伍,把培育國家戰略人才力量的政策重心放在青年科技人才上,支持青年人才挑大梁、當主角。

續聘壓力、論文指標、住房問題、“帽子”煩惱、職稱瓶頸等一系列困擾青年人才的現實問題越來越受到黨和國家的重視。近年來,國家先后出臺了“破五唯”等一系列指導性文件和政策舉措。如何將惠及青年人才成長的這些政策落實落細,使他們心無旁騖投身于教學科研?如何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為青年人才成長營造良好環境?3月2日,圍繞青年人才成長道路上面臨的安身、安心、安業“三大盼”問題,本刊邀請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協副主席、中國科學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袁亞湘,全國人大代表、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馮丹,人社部中國人才研究會副會長、北京市政協委員、全球化智庫創始人兼理事長王輝耀做客中國教育報刊社“2022兩會E政錄”融媒體訪談直播間,展開深入討論。

p29.jpg

從左到右:袁亞湘、馮丹、王輝耀

培育青年人才就是奠基未來

青年人才是國家戰略人才力量的源頭和活水,培育青年人才就是在奠基未來。據科學史相關研究表明,科學家在25歲-45歲之間最富有創造力和創新精神,很多重要的科學貢獻都是科學家在青年時期的智慧產出。2021年9月召開的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著眼2025年、2030年、2035年三個重要時間節點,向全黨全國發出了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的動員令,青年科技人才的重要性更加凸顯。

對此,袁亞湘表示,怎么強調對青年人才的重視都不為過。就未來而言,各國科學技術的競爭主要是在青年科技人才上。如數學學科,更是青年人才的天地,該領域知名國際獎項菲爾茲獎只頒給40歲以下的年輕數學家。馮丹認為,青年人才是創新的源頭,也是國家的未來。在深入實施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的大背景下,考慮如何讓青年人才安身、安心、安業,促進青年人才成長是非常有必要的。在王輝耀看來,人才是一個國家的核心競爭力,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正在多個領域不斷攀登新的高峰,需要大量各行各業的人才,尤其是青年人才。青年人才的發展關乎祖國的未來。全社會應當營造關心關愛青年人才成長發展的氛圍,真正為他們解決實際問題。

談到我國青年科技人才的整體情況及在國際上的競爭力時,袁亞湘表示,中國青年科技人才隊伍在國際上是比較優秀的,如航天等很多技術領域,都是年輕人為主“挑大梁”。這些中國青年人才都非常優秀,不亞于同年齡段的國際同行。這也得益于中國教育為他們打下的堅實基礎,以及老一輩科學家愛國、奉獻等優良傳統的傳承。我國青年科技人才底子好,現在又趕上好時代,國際交流也很充分,這些都是優勢。但相比而言,在好奇心驅動方面還存在不足,同時也面臨很多現實困難。袁亞湘希望,全社會要更加重視和關心青年科技人才,特別是普通青年人才的成長,給他們提供更好的環境,讓他們為國家作出更大貢獻。

近年來,隨著國際科技競爭日趨激烈,加上受人口老齡化等因素影響,受過良好教育、又具有科研能力的高素質青年人才在全球范圍內,特別是在發達國家受到高度關注。王輝耀介紹,發達國家憑借有競爭力的工作和生活環境,通過出臺各種人才計劃、調整移民制度、加大力度吸引并留住優秀國際學生、加強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領域人才培養、科技合作等措施,儲備和培養了大量能為其所用的潛在頂尖科技人才,如美國的富布賴特項目、德國的“洪堡學者”計劃、英國的羅德獎學金項目等,其人才培養、使用經驗也值得借鑒。王輝耀說,在全球人才競爭的局面下,中國如何把人才工作做得更好,值得深入探討。今后一個時期我們特別要關心人才的流動和人才的聚集效應,同時還要有一套引得來、留得住、用得好的人才工作體系,這是決定未來中國發展的核心競爭力之一。

高校和科研院所等用人單位是引進、培養、用好青年人才的重要載體。據馮丹介紹,在她所在的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青年人才被視為主力軍。學院充分發揮年輕人的創新創造能力,從事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的各項研究工作。去年,該院一支平均年齡24歲的團隊,獲得計算機輔助設計國際會議(ICCAD)電子設計自動化(EDA)布局布線算法競賽第一名。獲獎團隊由一位“70后”老師和4位“90后”學生組成,他們之前一直從事理論研究,卻選擇主動跳進芯片“主戰場”,將理論研究和實際需求結合,為解決“卡脖子”問題貢獻力量,最終取得佳績。馮丹說,年輕人有干勁、沖勁,也有想法,只要給他們平臺,就能做出非常亮眼的成績。年輕人不僅有能力,而且還有擔當,是未來的希望之所在。

為青年人才解壓“松綁”

近年來,青年科技人才面臨的續聘、論文、住房、“帽子”、職稱等壓力頗受社會關注。這些現實困難,讓本處于創新創造黃金期的青年人才很難心無旁騖地投入研究和教學。袁亞湘近年來一直在呼吁解決這些問題。他說,現在的年輕人博士畢業后參加工作,大多面臨較大的經濟壓力和晉升壓力,且這種壓力很可能還會隨著職位提升而增加。在這種情況下,年輕人像被人推著走,而非單純出于對科學的興趣而開展研究??茖W研究特別是基礎研究,往往需要年輕人全身心地投入,敢想敢做,出“鬼點子”。只有在沒有太多外部壓力的氛圍中才有可能產生這樣的結果,才有利于青年人才成長。解決這些困難的關鍵,還是要看科學評價體系的大環境,要真正擺脫只看可量化指標的思維模式,讓多元評價體系具有可操作性,給青年人才營造一個相對寬松的環境,讓他們有釋放活力、發揮創造力的空間和動力。

馮丹認為,這些困難和壓力既有青年人才對自己的高要求,同時也是整體環境造成的,需要從“安身”“安心”“安業”三方面來綜合解決。高校和科研機構要想留住青年人才,應該想到他們的實際困難,想到如何為他們提供住房保障和比較體面的收入,讓他們至少沒有太多后顧之憂,這樣才有“安身”的基礎??己嗽u價方面要打破“一把尺子量到底”,真正解壓“松綁”,讓青年人才不再熱衷于追求短期效益,“安心”坐冷板凳,做原創性、長效性的創新工作。在“安業”方面,建議加大科研平臺建設力度,減少競爭性經費和資源獲得,為真正熱愛科學、真正有能力有意愿的青年人才創造必要條件,讓他們不必把更多精力放在資源競爭上。

王輝耀提出,讓青年人才“安業”的平臺本身就是多元的,用“一刀切”的標準既容易壓制平臺的積極性,也可能造成地區、專業、項目等多方面的不均衡。解決這些問題較好的方法是讓評價體系多元化,鼓勵其在創新中不斷完善。評價體系的創新要以成果為導向,青年人才無論是擅長科研、教學還是其他工作,都應納入評價。同時,這種評價還應考量青年人才在國際同行中的認可度等。評價體系要多元,支撐保障也要多元。自貿區、高新區、留創園等都是很好的平臺載體,應該考慮如何把這些因素充分利用起來,與科研、教育、人才培養、國際交流相結合,鼓勵全社會都為青年人才成長發展給予物質上和精神上的支持。

在近幾年的全國兩會上,不少科教界的代表委員都在呼吁,要遵循人才成長和科研工作規律,對青年人才給予足夠的重視,解除他們身上的過重壓力,取消那些追求“短平快”的規定,為他們提供一定的待遇保障。袁亞湘認為,要充分考慮不同學科、不同領域、不同發展階段青年人才的不同特點。例如,培養數學、物理等基礎學科的青年人才,一方面要在生活上為他們解決好后顧之憂,提供一定的待遇保障,讓他們安心科研。當人處在一個比較寬松的環境時,內心會想著要不斷進步,不斷往前沖,這樣的沖勁會不斷激勵青年人才在科研上勇攀高峰;另一方面要遵循青年人才成長規律,在學術上給予他們一定的自由,順其自然。如果一味地關注某些、某類青年人才,不僅會給他們帶來壓力,揠苗助長,還有可能錯失其他可能成為世界頂級科學家的苗子。同理,對于計算機科學、工科、文科等學科的青年人才,也應有恰當的培養體系和相對應的舉措。

在馮丹看來,科學研究需要創新,創新需要嘗試,越是有價值的創新,存在失敗的風險就越大,就越不被大多數人看好。而大多數人看好的工作則大多輪不到資源占有較少的青年人來做。因此,從事不被人看好的創新研究的青年人才,遇到的尷尬會更多,需要的沖動更多,需要打破的邊界也更多。因此,容忍失敗、容忍尷尬、容忍沖動、鼓勵打破邊界的環境,就是給青年人才最好的支持。她建議,國家和相關部門、用人單位要進一步完善評價體系,實施分類評價,甚至是無框架評價,對創新性質的科研探索不要事先規定評價框架。因為青年人才的創新成果可能會超出我們的預測,應充分尊重并鼓勵每個人的特色,讓怪才、偏才也能安心發揮作用。

王輝耀表示,多元化評價體系對于青年人才的培養非常重要。一方面,要針對不同行業的人才制定多元化的評價體系,鼓勵更多的行業協會、科研機構、用人單位制定創新、多元、多層次的評價體系,并使之與國內人才評價通用標準及行業發展大勢相適應。另一方面,要開闊視野,放眼國際,學習世界各地、各行業優秀的人才評價體系和人才激勵機制,取其所長,并推動國內人才評價標準與國際標準接軌,促進國際人才交流合作,培養具有國際勝任力的青年人才。

協同營造人才發展良好環境

青年人才相關問題的解決,需要方方面面的支持和配合,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釋放包括青年人才在內的廣大人才隊伍的創新創造活力,國家、地方、用人單位等各方應各守其位、各盡其責。王輝耀認為,國家層面,要加強黨對人才工作的全面領導,把握戰略主動,做好頂層設計和戰略謀劃,推進人才工作高質量發展,立足實際、突出重點,解決人才反映強烈的實際問題。地方層面,要貫徹落實相關政策意見,幫助解決青年人才的后顧之憂,根據地區實際,實施有針對性的政策舉措,比如在青年人才子女就學方面緩解他們的壓力;在待遇方面,將西部邊遠地區青年人才的薪酬標準提到和沿海地區相同甚至更高水平,等等。用人單位層面,加強對青年人才的業務培養,支持他們組建團隊,為他們提供更好的科研環境,在成家立業和子女入學等方面多一些關心關愛。

馮丹用“大平臺、大團隊、大成果”來概括她所在學院青年人才工作的經驗。她說,學院以計算機系統見長,所以特別強調依托大平臺;而開展云計算海量存儲這類大系統研究需要多人協作,所以也強調團隊和老、中、青“傳幫帶”,年輕人在融入團隊的過程中,在大項目的成果驅動下,能學到如何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從而促進青年人才快速成長。對此,34歲就擔任“973”項目首席科學家的馮丹特別有感觸。她說,團隊支持對年輕人的成長非常有幫助,“我的成長就得益于導師及團隊的支持。我那時剛畢業沒多久,有闖勁有想法,但方法并不太多,導師和團隊給我創造各種條件并給予幫助?!?/p>

在這樣特別強調團隊作戰、出大成果的團隊中,如何細化個人的評價和貢獻,在馮丹看來是個需要考慮的問題。她認為,人才評價要更加精細化,強調過程管理。此外,計算機學科作為一個創新驅動、與產業聯系緊密的學科,在人才評價方面應有更多維度,應讓擅長理論研究和擅長解決實際問題的人才都能得到相應認可。

此外,袁亞湘認為,營造良好環境是解決外因,另一方面,青年人才自身也要充分調動內因,發揮主觀能動性,樹立遠大志向、潛心研究干事,方能挑大梁、成大才。他說,青年人才的成長一方面要看外因,但不管外因怎么樣,最終還是要靠內因,無論環境如何,年輕人都要有堅定的信念,樹立遠大的目標,真正熱愛科學、獻身科學,這是最重要的。身處這樣一個美好的時代,青年一代一定要倍加珍惜,抓住機遇,努力做出好成果。  

今天的青年人才是未來領軍人才、戰略人才的重要后備力量。當前及今后一段時期,既是我國青年人才發揮作用、實現自身價值的機遇期,也是我國建成科技強國、教育強國、人才強國的關鍵期。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進一步向用人主體授權,為人才松綁,充分釋放和激發人才創新活力,顯得尤為重要和緊迫。從國家到地方,從相關部門到用人單位,扮演好各自角色,加大支持力度,解決實際困難,共同營造良好環境,青年人才方能安身、安心、安業,從而多出成果,出好成果,為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新高地貢獻青年力量。(文 本刊記者 楊宇 惠娟 楊勻 賈文穎 趙冰)

來源:《神州學人》2022年第4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hyxd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136导航精品福利,老司机午夜免费精品视频,性欧美videoofree杂交
<menu id="omyas"></menu>
<xmp id="omyas">